首尔市长之死将给下一次总统选举投下阴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ajinkt.com/,首尔

经过近7个小时的全力搜索,终于在7月10日凌晨时分,在首尔的一座山坡上,韩国警方寻获已失联数小时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的遗体。警方初步判断为自杀,但是死因和事件经过仍笼罩在迷雾中。

而作为下届总统选举的潜在竞选人,朴元淳之死对于希冀两年后继续主政青瓦台的共同来说无疑投下不安的阴影。

没有任何征兆,据说在事发前夕的一场晚宴上,朴元淳还显得心情颇为愉快。谁料,第二天就发生了悲剧。

9日下午5时17分,首尔警方突然接到朴元淳女儿的报案——父亲失联了。她说,四五个小时之前,父亲留下类似遗言的话后就离开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女儿说,父亲的话中暗示他会作出极端选择。

经过约7个小时的搜索,在10日凌晨时分,终于在北岳山肃靖门附近发现朴元淳的遗体。

警方初步判定为自杀。但是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警方没有透露市长是怎么死的(有报道称系自缢而亡),目前正着手调查确切死因及事发经过。

据韩联社7月10日报道,在朴元淳书房的书桌上,发现一张类似遗言的纸条。周五,朴元淳的首席秘书哽咽着念出写在纸条上的“遗言”——“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抱歉。感谢在我生命中陪伴我的每一个人。我对家人一直抱有遗憾,我只给他们带来痛苦。请将(我的遗体)火化并将(骨灰)撒在我父母的墓前。再见,大家。”

据韩国媒体援引警方公布的信息,朴元淳昨天的行踪大致浮出水面。上午10时44分左右离开官邸;10时53分,乘坐出租车来到首尔钟路区的卧龙公园。下午2时42分在卧龙公园与朋友通了电话。当天最后一次手机信号出现在下午3时49分许,地点位于首尔城北区北岳山的北岳高尔夫球场,之后位置信号被切断。

闭路电视记录显示,朴元淳出门时一身黑色装束:黑帽、黑色夹克、黑色裤子、黑色背包,看似要去登山。有报道称,朴元淳平时就有登山习惯。

据《韩国经济日报》网站称,首尔市政府相关人士说,朴市长9日当天因为身体不适没有上班。

市政府当天早些时候表示,由于“不得已的情况”,朴市长取消了当天所有工作日程。据《东亚日报》称,朴元淳还取消了10日的日程。

“朴元淳的自尊心和使命感比任何人都强,他突然销声匿迹,令人难以置信。”一名与朴元淳关系密切的共同议员在听闻失联消息后如此说道。

从失联到身亡,相信这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弥漫在所有与朴元淳相识相熟者的心上。

身为史上任期时间最长的首尔市长、韩国二号权力人物、下届总统的潜在竞争者,前途无量的朴元淳为何突然选择轻生?

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朴元淳的一名前秘书在事发前一晚向警方提起诉状,称自己从2017年开始受到朴元淳的多次性骚扰,包括肢体接触、通过手机发送其本人照片。这名前秘书还说,市政府的其他女职员也遭受过朴元淳的性骚扰。

韩国媒体称,在朴元淳失踪时,警方及市政府曾表示,朴元淳可能是因为近期房地产调控政策倍感压力,所以才关闭手机,可能想通过登山等户外运动缓解情绪、整理思路。

韩联社报道,据今年韩国政府公职人员财产公布信息显示,朴元淳的财产是负6.9亿韩元,但负债比2019年减少4500万韩元,在高层公职人员中财产排名倒数第二。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认为,朴元淳之所以突然自尽应该还是与性骚扰指控有关,房地产政策、巨额负债都构不成致命压力。对于一个以道德清白自命的进步派人士来说,朴元淳无法承受性骚扰所带来的道德重压。而且这种压力亦非一天两天之事,从韩国掀起“MeToo运动”至今,已经有多名进步派人士因深陷类似丑闻或锒铛入狱或引咎辞职接受调查,包括被视为“文在寅接班人”的安熙正、首尔釜山市长吴巨敦,这些人的身败名裂给朴元淳造成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他很清楚,丑闻一旦曝光,一切瞬间崩溃,对自己、家人以及进步派阵营的打击之大无法想象。所以,他选择与前总统卢武铉一样,以自尽了断一切。

据韩联社称,朴元淳10日被发现身亡后,其涉嫌性骚扰案调查已经结束,朴元淳将不会被起诉。

朴元淳1956年出生于韩国庆尚南道,一个不折不扣的农家子弟。他的经历与现任总统文在寅颇有几分相似:读大学时因参加学运而入狱,最后被开除学籍;自由派民权律师出身,以从事市动起家,曾领导过韩国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公民组织。担任律师期间,他曾为受害者打赢过韩国第一个性骚扰官司,由此声名鹊起。为此有观点称,如果这次寻短见是因为涉性骚扰,对朴元淳将是莫大的讽刺。

2011年,朴元淳迎来政治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在当年的首尔市长选举中,他以无党籍的独立候选人身份逆势翻盘,击败执政党大国家党候选人罗卿瑗赢得选举,首次出任首尔市长。一个既无关系背景,又无政治经验的“素人”能斩获首尔市长一职,在整个韩国轰动一时。之后,朴元淳在2014年、2018年的首尔市长选举中又两度成功连任,现在是他的第三个任期。

作为韩国最大城市、国家“心脏”的一把手,朴元淳的政绩得到广泛肯定,他能连续三届当选首尔市长已能说明一切。

美联社称,在首尔市长任上,朴元淳保持亲民本色,抨击社会与经济不平等,试图整顿财阀和政客之间根深蒂固的腐败纽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朴元淳支持城市福利项目,成为这座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改革的象征。

2018年夏天,为兑现竞选承诺,朴元淳和妻子在酷热中搬入一处约30平方米、没有空调的顶楼公寓体验“蜗居”生活,既当住所,又当办公室。他希望通过体验居民生活,设计更合理的政策帮助他们改善居住条件。

不过,美联社也指出,尽管自诩为穷人和无权无势者的捍卫者,但朴元淳因推行激进的再开发项目而受到批评。这些项目将旧的商业和住宅区夷为平地,并赶走原来的租户,后者无法承受飙升的房租。

数月来,朴元淳积极投入到抗击新冠疫情的“战疫”中。自韩国5月初“解封”之后,由于首尔夜总会出现聚集性疫情,首都成为“风暴”中心。朴元淳果断下令关闭数千家夜总会,并发布行政命令,禁止在市中心主要街道举行集会。

在国内政治斗争中,朴元淳把自己塑造为保守派政客的强力批判者。他公开支持针对前总统朴槿惠“闺蜜门”举行的抗议集会。2017年,朴元淳就自己曾被李明博政府“抹黑”一事递交诉状,要求检方调查李明博。

2017年总统选举期间,朴元淳一度被视为潜在总统竞选人。不过,与文在寅等热门竞选人相比,朴元淳当时的支持率较低,最终放弃参选。

他对改善韩朝关系很上心。2018年9月“文金会”期间,朴元淳曾陪同文在寅一道访问平壤。他说,当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他探讨过朝鲜大同江的水质问题。2019年1月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朴元淳曾表示,若金正恩回访首尔,愿意为他做导游。

上月,朴元淳还建议与朝鲜就疫情防控进行对话。他表示“随时准备访问朝鲜”,首尔市已成为第一个获得联合国制裁豁免、可以向朝鲜运送抗病毒医疗用品的城市。

当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时,今年2月,朴元淳曾专门录制视频,用中文为中国加油。首尔市还向北京等地捐赠抗疫物资。

不过他对日本却不怎么客气,经常批评日本殖民朝鲜半岛时期的非人道政策,比如强征韩国妇女充当慰安妇。

对青瓦台来说,昨天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始终对警方的搜索进展保持密切关注。

有观点称,朴元淳的身亡将引发韩国政坛地震,尤其会打乱文在寅对接班人的布局。如今,竞选版图上的潜在继任人选一个个“掉链子”:安熙正涉性侵、前法务部长曹国涉贪,如今朴元淳又自尽,共同还能推出谁竞选下一任总统?

对此,詹德斌表示,朴元淳之死对文在寅所在的进步派一定会带来负面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会绵延至下一届总统选举。毕竟首尔市长一职在韩国举足轻重,常常被作为跃至最高权力的跳板,而且朴元淳也是总统宝座的潜在竞争者。但是,从安熙正到吴巨敦,从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到现在的朴元淳,一连串的贪腐、性骚扰丑闻对进步派形象构成沉重打击,将使韩国选民对进步派的道德和能力产生质疑。保守派预计会借题发挥,抓住进步派的道德败坏大做文章,予以反击。两年之后的总统大选将充满变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